第五百一十四章 新年快乐(三)(日更一万二,求订阅~)
作者:一根黄山      更新:2020-01-22 23:25      字数:4126
  能够在春晚上出演多个节目的人是越来越少了,今年的春晚一共就将这个特权给了三个人,正在表演的杨莉萍,以及后面要出现的香江殿堂级女歌手徐晓凤,湾湾的女歌手潘荌邦。

  春晚向来是一个综合性的大型歌舞晚会,所以表现出来的节目,肯定是要多元化的,任何收视群体都要照顾到。

  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会在几十年后,让人吐槽了,既想创新,又想保留传统,结果是两边不讨好。

  老娘听到朱惏还会表演舞蹈,立即来了兴趣:“琳琳你还会跳舞呢?”

  吴见夜在旁说道:“当然了,您还不知道吧,你儿媳妇可是从小就学习舞蹈,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燕京通讯兵文工团担任舞蹈演员。”

  朱惏则是有些害羞的说道:“妈,您别听他乱说,我那就是乱跳,跟电视上的人比不了的!”

  老娘开心的说道:“妈,看你就行,肯定比其他人跳的好。”

  “那是自然了,要不然为什么一台晚会,那么长时间,就把朱惏的舞蹈给保留下来了!”吴见夜笑道。

  三人说说笑笑的时候,徐晓凤也登台了。

  徐晓凤一如既往的大气,只是她那条绿色的围脖实在是有些违和,声音一开嗓便能够感受到她的唱功了。

  吴见夜听得就当是怀旧了,朱惏则是比较感兴趣,而老娘就感觉没什么意思了,看着她的乖孙子已经困了,便把吴念一在婴儿车里抱了出来,去哄着睡觉了。

  徐晓凤连续两首歌,《明月千里寄相思》,《心态》,都很好的贴合了她作为香江歌手的身份。

  没了老娘在旁边,吴见夜与朱惏也不吃东西了,将红酒在拿到了茶几上,两人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春晚。

  朱惏抱着吴见夜的胳膊,脸蛋在灯光下,有些蕴红,显然是喝了红酒的缘故。

  “她的歌声好有穿透力啊!”

  吴见夜笑道:“这是老天爷赏饭吃,没有办法的事情。”

  一个歌手的演唱技巧,也许可以通过后天的培养形成,但是一个歌手的声音,却只能是靠老天爷赏饭吃了。

  而像徐晓凤这样的歌手,其实也都是有着各种的现场表演经历,在她那个年代的香江想要做歌手,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唱片公司,更多的是在夜总会唱歌,那个时候香江的夜总会大行其道,每天都会有歌手表演。

  一个个的夜总会就如同是后世的直播平台,也有人打赏,也有人谩骂,再加上香江的那个时代的大环境,便知道想要生存下来有多难了。

  后来亚视还拍摄过这样一个题材的电视剧《我和春天有个约会》,讲述的便是那个时代的夜总会唱歌歌手的情况。

  能够成为最红火夜总会王牌的歌手,也就是当时香江最火的歌手,直到后来香江的唱片业兴起,这些人才找到了另外的出路。

  也许是感觉到了一丝的寒冷,朱惏抱着吴见夜的胳膊又紧了紧,吴见夜笑笑抓住了朱惏的手,握在了自己的手中。

  冯恭与牛羣这对黄金搭档在今年春晚上,也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合作,冯恭吴见夜已经见过了,是通过冯裤子介绍的。

  现在的冯恭可比冯裤子有名的多了,但是两人的关系却一直都非常不错,是相当好的朋友。

  两人说的相声是《生日祝辞》,算得上是中规中矩,没有太多惊艳的地方,但是也能把观众逗得哈哈之乐。

  吴见夜从朱惏的身上,便能够感受到。

  这个时间段的节目,最让吴见夜比较期待的其实是白云大妈宋玬玬的小品《懒汉相亲》,宋玬玬这是第一次参加春晚,这个时空的宋玬玬要比另一个时空的同一时期有名的多。

  提前出来的《我爱我家》让宋玬玬提前被华夏的观众所知道。

  在后世大家对宋玬玬的印象更多的是停留在与赵苯山的小品上,所以忽略了宋玬玬的演技,这也导致后来宋玬玬参加一档表演类的综艺节目时,被人吐槽不够资格。

  其实人家在83年的时候,就在燕京人民艺术剧院担任话剧演员了,妥妥的话剧咖,84年的时候在话剧《红白喜事》中饰演灵芝,荣获文化部观摩演出一等奖及燕京市政府表彰优秀演员奖。

  随后又在电视剧《寻找回来的世界》饰宋小丽,荣获第六届华夏电视飞天奖最佳女配角奖。前两年拍摄《我爱我家》的时候,抽空主演了的电影《月牙儿》荣获第41届萨莱诺Salerno国际电影节意大利银质奖。

  是真真正正的老戏骨,只不过到了后世,国内影视圈,对于她们这个年纪的女演员,并没有合适的剧本,更多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婆媳剧,根本没有给他们发挥的空间。

  不过这个小品其实也有吐槽的地方,比如宋玬玬作为相亲女,说出来的新四大件彩电、沙发、冰箱、洗衣机,如果说是一个大城市的人,这么说还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要说农村现在就这个要求了。

  那么无异于在后世农村孩子相亲的时候,提出来要在市里有房,有车,又工作,还得有票子是一个概念了。

  说实话这个小品,本来是想要展现国家发展的快速,结果却为不少的农村人结婚增加了不少的困难。

  “这个有点过了吧?”朱惏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。

  吴见夜笑道:“以后你儿子结婚的时候,你说女方要是管你要这些东西,你怎么办?”

  朱惏仰着头,看着吴见夜,笑道:“他不是有爸爸吗!”

  吴见夜笑了起来.......

  到了潘荌邦演唱歌曲的时候,老娘也已经将吴念一哄睡着了,就放在了客厅的婴儿床上,晚上十二点的时候,即便是吴见夜不放鞭炮,他也会被外面的鞭炮声给吵醒的。

  放到婴儿床里是有利于他们照顾,而这个时候,老娘与朱惏则是去煮饺子了。

  其实这个时候已经吃不了多少东西了,但是习俗总是要去遵行的,这是老祖宗几百年来传下的传统。

  吴见夜并不反对大家提倡新生活,但是有些传统最好还是要去遵循的。

  而所谓的国外传来的节日,更多的是给年轻朋友们准备的,所以也会更加的容易流传开来,比如后世的平安夜,圣诞节,元旦,这些其实都是为年轻人准备的。

  这些节日也不是让大家阖家团圆的,而是让宾馆的生意暴涨的.......

  比如平安夜吃苹果,大家要是在平安夜的第二天,还看到自己的女朋友的手里拿着苹果,那么恭喜你,绿了.......

  曾经吴见夜就在平安夜的时候,送过三个苹果.......第二天的时候,吴见夜在家里趴了一天.......

  饺子煮的很快,朱惏跟老娘端着饺子走了进来,而吴见夜这个时候也在摆醋盘,他不喜欢蘸带有蒜泥的酱油或者醋,却喜欢在醋里放点辣椒油和香油。

  饺子摆好好,老娘则是给吴见夜的便宜老爹上了一盘饺子,并且点了香。

  “吃饺子了!”吴见夜压低着声音说道。

  “你那样不酸吗?”朱惏到现在还是无法忍受吴见夜喜欢吃醋的习惯,有的时候,吴见夜甚至会在家里吃饭的时候,到一点蒜泥和醋混合在一起,然后再加点水然后再加点酱油和沸腾好的油,混在一起当做一个汤喝.......

  吴见夜笑道:“周树人先生说过: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没有醋的饺子,敢于正视只有醋的饺子。”

  朱惏无奈的笑笑:“你又胡乱的改任家人说的话。”

  吴见夜嘿嘿一笑,没说什么,夹起一个饺子,放到醋盘里搅拌一下,放到嘴里.......

  嘎嘣!

  “我去,第一个饺子就吃到了带钱的了啊?”吴见夜捂着自己的腮帮子无奈的说道。

  “哈哈!”

  老娘跟朱惏笑了起来,第一个就吃到,还真是少见,不过这种事情也只能是出在吴见夜的身上。

  不管是老娘还是朱惏其实吃起来都是比较细嚼慢咽的,所以崩着牙这种事情,是不会出现在他们的身上的。

  陈沛斯与朱时茂的《胡椒面》也开始了表演,看到他们登台,还没有演出,朱惏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
  “我记着85年的时候,陈沛斯的头上还有一层头发呢,现在全光了。”朱惏笑道。

  吴见夜调侃道:“人家头上还带着帽子呢,你怎么看出来的啊?”

  朱惏白了吴见夜一眼:“废话,在燕京的时候,又不是没有见到过他。”

  说完朱惏又问道:“对了,今年你要去柏林参加电影节,是不是就没办法去陈老的家里拜年了?”

  自从当初合作了《孔雀公主》后,吴见夜每年都会去陈镪家中拜年,朱惏自然是知道这些事情的。

  吴见夜说道:“估计是没时间了,等在柏林回来以后再说吧。”

  朱惏问道:“要不要我代你过去?”

  吴见夜想起了陈镪与李绣明之间的关系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用了,等回到燕京的时候,我给陈老打个电话就好了。”

  这次别说陈镪了,就是其他的关系,吴见夜都没法过去了,只能是先打个电话,然后等在柏林回来以后再说了。

  不过那个时候又要忙着去看看《新白娘子传奇》的拍摄情况,这一拖,估计要拖到二月份了。

  朱惏点了点头,也没有多想。

  零点钟声前的最后一个节目,是由郭岚英演唱的《我的祖国》,演唱结束后,便是新年倒计时了。

  不同于后世的春晚,这次的倒计时,并不是由主持人念出来的,而是康巴丝钟表的一个画面,画外音则是由姜坤出声。

  康巴丝手表,虽然听起来像一个外国企业的名字,但其实是齐鲁省泉城钟表厂研发的一个钟表品牌,百分百的华夏血统,投产第一年,“康巴丝”就创下了年产14万只的记录。

  而对于七零后,八零后的对于这个品牌的回忆则是来自于央视的黄金时段的“康巴丝”“为您报时”一度成了家喻户晓的广告语,“康巴丝”也因此声名鹊起,并成为石英钟的代名词。

  到最辉煌的1991年,年产量达到200余万只。

  除了在1985年的时候,康巴丝被竞争对手海鸥横插一脚,抢了央视倒计时的广告,从1984年到1993年,央视的零点倒计时全都是康巴丝的。

  不过康巴丝手表也在商业的发展浪潮中吃到了教训,因为那个时代的背景,79年的时候有出口经营权的华夏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齐鲁分公司(后变更为齐鲁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),为了便于石英钟产品的出口,将“康巴丝”商标拿到国家工商局商标局申请注册成功,从此,“康巴丝”成了寄养在别人名下的“孩子”。

  而作为研发出来康巴丝的泉城钟表厂只在84年的时候,与齐鲁分公司签订了10年的独家专用‘康巴丝’商标的合同.......

  正十二点的时候,外面果然再次响起了鞭炮的声音,吴念一也哇哇哭着醒了,老娘赶紧过去抱起吴念一哄了起来。

  吴见夜本来也想出去放鞭炮的,但是被老娘用眼神一瞪,也就放弃了。

  不过他还是穿上了外套,走出了房间,搓着手隔着围墙看到外面因为鞭炮而闪烁的黄色光芒,时不时的还能听到熊孩子喊着。

  “过年了,过年了!”

  过年了三个字对于华夏人来讲,永远都是那么的饱含深意,小孩子向往的是在这个时候有新衣服穿,有好吃的拿,还有新玩具。

  大人们不管这一年有没有挣到钱,外面到底背着什么样的生活压力,都会在这一天尽自己所能的满足自己孩子的所有要求。

  可惜的是这一代的孩子,在长大后,成为了社会的中坚力量后,却因为工作或者是陪伴自己的小家庭,回家过年看望老人也成为了留守家庭老人的一种奢望.......

  89年了!

  距离自己重生已经快十年了!

  吴见夜回头隔着贴着福字的窗户,看到房间里,老娘与朱惏一起哄着吴念一的场景,然后又回头看了看天上的满月。

  他突然想要感谢老天,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!
全本小说网首%发